期五,因為公司的事情很多,我無法先走。

   所以我這天到了七點左右才到了妹妹身邊。

   剛好一到,醫生剛好幫妹妹抽完血,要驗一些腎的相關指數是否有下降。

   因為妹妹這次是急性腎衰竭。

   

   很遺憾,急性的部份是有下降了,但是慢性的部份指數卻上升了。

   醫生說,這樣是不好的。

   再加上妹妹有心臟病,所以他還是要我做好心裡準備。

   他很老實的說妹妹的機率不大。

   他說,得這種病的狗狗,照理說是吃不下飯的,也會很沒有精神。

   所以妹妹前幾天還硬吃一口飯,我回家的時候還會用叫來歡迎我,一切都是不想讓我擔心。

   聽到醫生這樣說,我的心好酸,酸的感覺溢了出來。

   我一直都是知道的,妹妹是一隻很貼心的狗兒,是一隻很疼我的狗兒。

   

   因為妹妹檢查出來的指數不好,總總因素,醫生馬上在點滴裡加了K(鉀)。

   又要控制心臟,所以又吃了心臟病的藥。

   莫約9點左右,不知道為什麼,我看著她,就哭了出來。

   那時候的妹妹,是側躺著,她閉著眼睛好喘好喘,感覺得出來她忍著喘不讓我擔心。

   但在她身邊那麼久,不是只有她了解我,我也了解她,所以我知道她的難受。

   心裡有很多話想跟她說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我明確的知道當我一說了,她就會離開我了。

   我考慮了好久,淚一直流一直流。

   忍著心裡的痛,我還是一字一句的說出來了。

   我說:

   『妹妹,妳不要再為了姊硬撐了,我不要妳那麼痛。妳如果要走,妳放心的走,我會讓自己過的很好,

    我很愛妳,我相信沒有人比我還愛妳。我真的很愛很愛妳,所以妳真的不要為我硬撐,妳要為妳自己

    下一個讓妳自己舒服的決定。今天無論妳在那邊,姊都會在妳身邊,妳只要記得,姊真的很愛妳。』

   我發誓,我沒有說謊,就在我說完這段話時,側躺的妹妹頭點了三次!而且是很明顯的。

   我深信她是在告訴我她聽到了,她懂我說的。

   看到她點頭,我繼續說:

   『如果有一天有緣,我們一定會在見面,醫生說,狗狗很聰明,會有二種選擇,一種是會趁大家都不在

    的時候默默的離開,一種是會在主人身邊離開;姊一定會一直陪在妳身邊,雖然看著妳走,我可能會

    心痛,但是,我還是希望可以陪妳走完所有的路,所以,如果可以,讓我陪在妳身邊好嗎?』

   再次!!妹妹再次點了三下的頭!!真的真的!!

   或許是因為這樣,所以後來的我很快就接受妹妹離開我的事實。

   這些話,我是流著淚說的。

   醫生還跑來跟我說,不要哭,妹妹一定捨不得看我難過,主人難過寵物們都是會感覺到。

   

   我說完話過一下子,妹妹突然醒來,眼睛睜的大大的,一直看著我。

   眼神一直不願離開我身上。

   接下來,也不知道為什麼,我拿出包包裡的相機,拍了妹妹的照片,也錄了一段小影片。

   (我平常不會帶相機上班的,但那天也不知道為什麼,早上出門就帶了。)

   若以下影片看不見畫面的話,請按我!

   


   拍影片的時間是10:17分,想說醫院10:30要關門,我也差不多該走了。

   10:27分左右,妹妹開始不對勁,我馬上告訴醫生,我要抱著妹妹。

   因為我知道,妹妹她要走了,她要準備去當天使了。

   妹妹在我身上,我抱著她,一直跟她說我愛她,我會一直在她身邊。

   10:30時,她走了,她沒有任何的痛苦,而且是在我抱著她,在我愛著她的狀況下走了。

   醫生後來告訴我他的感覺,他說妹妹知道我大概會在這個時間離開,

   所以,她是等到我要離開的前一刻才走的,她還是很努力的陪我到最後一刻。

   這是我最愛的妹妹,雖然她走了,不過,她還是用她最大的能力與愛陪我。

   我告訴自己,妹妹很堅強的去另一個世界闖盪,我也要很堅強的為了她過的很幸福。



   她走後,我在醫院沒有哭。   

   很冷靜的一直抱著妹妹,把妹妹整理的漂漂的,幫她擦擦髒髒的地方。

   讓她走,也走的很美麗。

   打電話給曉春,告訴他妹妹走了。

   打電話給筱涵,告訴她妹妹走了。

   打電話給媽媽,告訴她妹妹走了。

   打電話給表哥,告訴他妹妹走了。

   打電話........

   姑姑後來還問我是不是要晚上就處理火化的事情等,如果是的話她馬上來陪我。

   我說不用,明天才會開始處理之後的事。

   我問醫生我可不可以把妹妹帶回家,我捨不得把妹妹放在醫院。

   可是醫生說不要帶回家,因為我晚上看到一定又會難過。

   於是他幫我連絡寵物樂園的人來協助我。

   11點半左右,寵物樂園的人來把妹妹先接回去。

   當天,我在醫院待到了12點多,醫生們一邊忙一邊陪我,一邊安撫我與我聊天。

   因為沒有公車了,在花蓮的曉春特地比完賽就從花蓮趕回來。

   這是我最後能幫妹妹做的,所以我還是盡我的能力給她最好的。

   幫妹妹個別火化,幫妹妹做了一切我能做的,讓她幸福的去當天使。



   我還是每天在想,會不會有一天聽到她的叫聲。

   看她有人牽著小狗狗從我面前經過,我還是會不自覺得留下眼淚。

   一個人時,還是會好想她。

   但是,想到她是在我的懷裡走的,她最後了解了我對她的愛,就較為寬心了。

   

   妹妹,謝謝妳的體心,謝謝妳的懂事。

   也謝謝妳陪我的這15年,總有一天,我們一定會在相遇的。

   我很愛妳。





    

全站熱搜

Ga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